<button id="c4pp4"><acronym id="c4pp4"><input id="c4pp4"></input></acronym></button>
  • <tbody id="c4pp4"><noscript id="c4pp4"></noscript></tbody>
    <dd id="c4pp4"></dd>

  • <th id="c4pp4"></th><tbody id="c4pp4"></tbody>
    <tbody id="c4pp4"><noscript id="c4pp4"></noscript></tbody><progress id="c4pp4"></progress>
    
    <button id="c4pp4"></button>
    <li id="c4pp4"><acronym id="c4pp4"></acronym></li>
  • <em id="c4pp4"></em>
  • <tbody id="c4pp4"></tbody>
    詩歌報——當代華語網絡詩歌之見證 歡迎進入詩歌報論壇和全球華語詩人在線交流! 詩歌報新聞中心——做最好的網絡詩歌新聞!
      返回首頁 ← 
    我與詩歌報網站:網絡詩歌的實踐和困境
    文章來源:詩歌報 作者:石生 發布時間:2004-09-21 20:33:33 點擊數:

    最新詩歌理論
    論壇精華帖子


      “網絡詩歌”這一詞語,到今天仍是有很多人對它抱有成見和偏見。在很多署名文章中,不時可以看到這樣的觀點:如果非要把在網絡上的詩歌稱作“網絡詩歌”,那么以前的詩歌是不是就得稱作是“竹簡詩歌”,或是“紙張詩歌”?特別是在一些年齡大的,有過名聲的,不大上網甚至不會上網的詩人那里,似乎覺得“網絡詩歌”就是新時期一群年輕人在做著的一件既新鮮又好玩的事情,就如同“香水”、“服裝”、“流行歌曲”一樣,是一件很時尚的物品。而在另外的一些已經上網的八十年代詩人那里,這個詞語同樣得不到多少認同。很多人一說到“網絡詩歌”,潛意思里其實是在說:這不是詩歌,是網絡;一說到“網絡詩人”,潛意思里其實是在說:這個人寫作水平不高,大家不要見怪。反正我是一直覺得很疑惑:為什么一些人非要糾纏著這些詞語不放,非要給它找出一個對立面,非要捉摸著它合不合“規矩”呢?習慣了詩歌的機關組織性,和習慣了詩歌的概念運動性的這么一些人,已經把他們的根深蒂固的自私和狹隘帶到了我們的二十一世紀。前面的一些人,因為他們占據著某種優勢,就自覺不自覺地要維護詩歌的所謂法統地位;而后面的一些人,自從“學院”與“民間”以來,已經對概念炒作產生出可怕的條件反射。一旦有了新的名詞、新的稱謂的出現,兩撥人馬上就陷入到他們各自“是非標準”的二元對立思索模式之中。一部分人心里在捉摸著:這到底是不是詩歌?另一部分人則在捉摸著:這又是屬于哪一派的?可以說這是一種心結,嚴重一點,這是他們的一種心理病態。其實大家都應該明白,“網絡詩歌”、“網絡詩人”這兩個名詞,并不能承載也不應該承載太多國民性的東西。與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文體、思想”之爭不同,與“朦朧詩”之后的“概念、方法”之爭不同,這里面不存在打倒誰建立誰的問題,也不存在允許誰提倡誰的問題。甚至根本就不應該成為一種爭論。詩歌的寫作、發表、流傳,轉移到了網絡上面,是隨著時代潮流,得益于自然而然就產生發展的一種純粹科學技術的推動!熬W絡詩歌”不是另外的一種詩歌,不是一個流派,更不是一種寫作理念,“網絡詩人”也絕不是“糟蹋詩歌”的幼稚青年。很多事實大家是看得見的:“網絡詩歌”越來越受到社會的關注,“網絡詩人”伴隨著網絡寫作在迅速成熟。網絡為詩人和詩歌提供了優秀的載體,“網絡詩歌”和“網絡詩人”僅僅只是出現在世紀之初的兩個新的稱呼,兩者并沒有更多其他的不可告人的企圖或是目的。如果大家都能達成以上的共識,我想就不會再有人在那里指指點點,就不會再有人聽到這兩個稱呼感到不舒服。進一步講,我想大家從現在開始反而要保持兩個警惕:一是要警惕個別人借爭論之虛行打壓無名青年詩人之實,二是要警惕個別人借爭論之機將稱呼變成真正的“概念炒作”?梢哉f,現在形式這么好,受冷落的詩人在慢慢蘇醒,這些真正愛好詩歌、實踐詩歌的年輕人,想要的僅僅只是那么一塊表達聲音的園地、一個相互交流的場所。前輩們不去為這些“想要”做些實事,不去多鼓勵支持,不去提供便利,反而在那里阻撓嘲諷,在那里等著看笑話,這真是中國文學的悲哀。特別是那些八十年代詩歌運動中過來的現在成為詩壇中堅力量的一批人,上了網之后,還在那里繼續搞事,說是要碰撞出先鋒火花,其實是圍在祭壇旁邊等著分豬肉,把文人的那些劣根性表現得更加淋漓盡致。當更多的年輕人加入到詩歌寫作的行列中來,當他們不夠成熟,不夠挺拔的時候,當他們還在努力實踐的時候,看看都是誰在繼續糟蹋詩歌,都是誰在繼續糟蹋詩人在當今社會中的形象?

      時代潮流是擋不住的!熬W絡詩歌”經過三四年的發展,“網絡詩人”經過三四年的成長,可以說是各個方面都有很大改善。詩歌網站論壇的空間架構已經基本定型,詩人們的寫作也在朝著良性的方向前進,F在很多人已經沒有了出現之初的畏首畏尾,羞羞答答,已經不再懷著嘗試的態度來做事情。相反,他們是主動出擊,以理性的思考來規劃網站論壇,以更多的熱情來張貼詩歌作品,勇敢而又堅毅地建設著自己的詩歌陣地。至少是, 這種全新的面貌,已經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詩歌在網絡上的存在,知道了在網絡上還有那么一群人在寫作詩歌;傳統的媒體刊物也意識到了這種趨勢,漸漸加入到網絡上來。這里我并不想講太多有目共睹的東西,這些都是大家已經知道的。本文中我將以詩歌報網站為例,著重講述網絡詩歌實踐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實際問題,以及網絡詩歌的困境所在。在我的網絡經歷中,我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詩歌報論壇度過的,參與了詩歌報論壇的初期建設,詩歌報季刊的編選,后來的金秋詩會的策劃執行。對于別的網站論壇,因為沒有別人的那些客串溜達經歷,知道的不多,沒有發言權。我只能以詩歌報網站為例,談談我的一些對網絡詩歌的看法與反思?赡懿⒉蝗,不具有代表性,但應該算得上是第一手資料。相比走馬觀花者,我的這篇文章絕對具有詳盡、透徹的優勢。

      詩歌報網站是2000年5月份建立的,一開始的名字叫“中華詩歌報”,只是站長小魚兒的一個個人網站。像很多初建詩歌網站一樣,點擊率并不高,沒有多少人訪問,貼子寥寥無幾,幾天沒什么變化,版主回應也不積極,差不多只是小魚兒認識的幾個朋友偶爾來捧捧場。(記得那時候,天樂注冊的名字叫“不哭的魚兒”,后來才發貼子聲明改叫“天樂”,之后自己在北京弄了論壇;沈魚發的貼子有自己的個人簡介,一看就知道在投稿;夢亦飛大約剛從北京回家,擔任版主但并不怎么回貼。記得似乎有很多“中國詩人”論壇的人到剛成立的中華詩歌報論壇道賀。)

      當然,以上情況我是后來才知道的。我在詩歌報論壇注冊的時間有案可查,是2000年的8月份。在這以前,我才剛剛上網沒多長時間,根本不知道網絡上還有專門的詩歌論壇的存在。我是從初中開始偷偷寫東西的,一直堅持了好幾年。在上海畢業以后,像很多人一樣在上海找了份工作過著打工的生活。在第一家公司的時候,抽空可以上上網。我就把自己以前寫的東西一首一首打出來,然后貼到網易北京社區的“詩人的靈感”版塊。(就是這個地方,還是以前在別的地方認識的一個網友告訴我的。也就是在網易,認識了后來一同建設詩歌報的曉鐘和花語。)那個時候真是感到前所未有的興奮,自己的貼子有人評論,被加精華,被滾動推薦,大大激發了自己的寫作熱情。一個偶然的機會,突然想起高中時候買過的詩歌報,那份美好的記憶令我心情澎湃。于是就用狗狗搜索“詩歌報”三個字。本來沒存什么希望,可是結果令人意外,還真有一個叫中華詩歌報的網站存在。仔細讀讀網站介紹,似乎正是來自于安徽。想想在讀大學的時候,大約1999年前后,我還打電話回家特別囑咐讀高中的妹妹到縣城書攤幫我買詩歌報的刊物,但下一次打電話的時候卻告訴我買不到。所以一看到這個網站,當時的心情可想而知。雖然后來知道這并不是以前的詩歌報,不過那個時候在心里確實把它當作是老詩歌報的網站。于是就馬上注冊了自己的名字:石生,并且到挑戰者版塊貼了幾首詩歌。但這個時候,我還并不認識小魚兒。真正作為詩歌報的版主,還是一兩個月之后的事情。

      因為我是河南的,在詩歌報注冊過之后,我又用搜索的辦法試著尋找河南人自己的詩歌論壇。記得之前曾找到過莽原雜志社的網站,在那上面看到一個叫簡單的河南詩人發的貼子,介紹自己剛剛辦的詩歌論壇。就這樣進入到外省的頁面,貼了幾首詩歌?墒沁B續幾天我去看的時候,發現沒有一個人給我回貼。懷著失落的心情,我就在外省的論壇發了一個很有意見的貼子。我想很多剛剛登陸詩歌論壇,希望和別人交流的寫作者,都會有我當時的那種體驗:就是有種很強的渴望別人回貼的心情,不然就會覺得這個論壇很不禮貌。簡單很快給我回了貼子,解釋說自己有自己的工作,而且剛剛有了孩子,實在是忙,要我以后多到論壇,大家先熟悉熟悉,說我寫的東西還不夠成熟,并且留下自己的手機號碼。我就在一個下午給簡單打了一個電話,他是一位耐心的兄長,對我這個河南的小兄弟說了很多鼓勵的話。在這之后的幾天,我天天都會到外省的論壇轉一轉。

      其實在這個時候,我還認識了一個山東的詩人夏昶。他是從網易的論壇發消息給我,可能我們有相同的鄉村背景,他說是我寫的東西他讀著很親切,說他自己也在辦詩在中國的論壇,邀我一塊幫忙打理。那幾天,我除了到外省,還會到詩在中國的論壇回回貼子(我是在這個論壇認識爆炸論壇的張杰的,他也是河南的)。有一天,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很多事情就是這么偶然。在外省論壇上面,簡單發的一個贈送外省刊物的貼子中,我看到一個叫小魚兒的詩人的回貼,向簡單索要刊物,貼子里留有自己的地址和電話。我一看,原來也是在上海的。我就記下了這個號碼,并且給他打了電話。我這才知道,中華詩歌報就是小魚兒辦的,他正在上海的一個電腦城里開門店。問了一下,離我住的地方不遠,坐一部車就可以到。他讓我有空的時候到他那里去坐坐,大家當面聊聊。當時并沒有其他的印象,只記得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之后的某一個星期六,趁休息的時候,我下午去了小魚兒的店里。因為是門店,人很多很雜,不時有人過來和他談生意。我們隨便聊了聊,他講了網站的一些情況,還和我講了上海的其他一些網絡詩人的情況,講了他參加的金華詩會,以及他對于中間代這一概念的批評。因為是第一次和網絡上的詩友見面,對網絡上的情況知道得也不多,我只是聽,講不出什么話。我年齡并不大,顯得有些拘謹,估計也沒給小魚兒留下什么深或好的印象。我也看得出,那個時候,小魚兒并不為很多人知道。在那次談話中,小魚兒沒有提到讓我到中華詩歌報論壇做版主,只是說以后多到論壇發貼子,大家多交流,顯然只是一些客套話。大約過了一個多鐘頭,我就起身告辭了。

      幾天以后,我又給小魚兒打了一個電話,說是有空的時候再到他那里坐坐。順便給他提意見,說論壇實在是太冷清,得想想辦法。這個時候他就提出讓我到詩歌報的詩歌大廳當版主,幫忙打理打理,回回貼子,活躍活躍氣氛。放下電話沒過多久,我再到中華詩歌論壇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名字已經加入到版主行列中去。說實在,一開始我是有顧慮的。在電話中我就竭力說自己不適合當版主。因為那個時候在我看來,詩歌寫作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版主需要有一定水平的人才能擔當。而我對自己的信心很不足,很害怕自己能力不行影響到詩歌報的聲譽。但我哪里知道這種顧慮根本就是多余的,在網絡上,大家其實都差不多,注重的是交流,而不是樹立什么權威。反正就是在這樣的顧慮下,我正式開始了自己的網絡詩歌歷程,F在再回過頭來看,那時候真是傻得可愛:就算是一開始確實不行,但隨著交流的深入,也是可以從不行慢慢成長到行的。不過也正是有了這種顧慮,反而對我自己是一種推動,使我始終都是以認真端正的態度來對待網絡詩歌,時常反省自己,努力提高自己來消除自己的顧慮。這樣一來,我原本經常去的地方,比如外省,比如網易“詩人的靈感”,比如詩在中國,之后基本上就不大去了。我是全神貫注、一心一意駐扎到了中華詩歌報的論壇上面。這種執著的心態一直保持至今,雖然我也經常到其他論壇瀏覽,偶爾在其他論壇發發貼子,但它們就是始終不能達到像中華詩歌報一樣在我內心中的認同感?梢哉f,我是把自己當作是這個論壇的一分子,把這個論壇當作是自己的家。在以后的經歷中,我見慣了各路人馬的來來往往,見慣了很多詩人像流竄犯一樣游走于各個詩歌論壇,見慣了太多的紛爭、爭斗、倒戈、反目,但這些風氣卻對我沒有絲毫的影響。不能說對或是不對,至少是人的秉性使然吧。那么我接下去要寫的,才算是這篇文章的正題部分。

      沒過多久,小魚兒在論壇上發出聲明,說是征求了喬延鳳等人的同意,作為對他們北京之行失敗及對老詩歌報的呼應,正式將中華詩歌報更名為“詩歌報”(關于這部分詳情,大家可以到現在詩歌報首頁的一篇叫“詩歌報網站的由來”的文章中看到)。但此時詩歌報的論壇依然冷冷清清,基本上沒多少人訪問。不過這個時候,論壇又加入了幾位版主,算是得到了一些擴充。其中,余地在站務區發貼子申請當版主,沒過多久他就到了挑戰者版塊;吸收了一部分學生力量,記得當時夜雪飛冰當版主時還在讀高三;見聞到了挑戰者版塊(可惜這個版塊以后調整的時候給取消了);我推薦瀟瀟雨當散文詩版塊的版主(現在改名叫“心情文字”,格調大降),這個人當時也是在讀高三,是我鄰縣的老鄉;原本還在考慮要不要古體詩版塊,后來昆陽子、清風翼加入,讓他們“自負盈虧”,體制保留至今。那個時候,我基本上每天有8個小時都待在論壇上,上班下班都要時不時看一看,大家也都是積極回貼,努力提升人氣。這時候論壇的人氣有了很大好轉,雖然同時在線的人數并不多,但總算是各個時段都有人來訪問。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很多人的名字:郁楓,雁南飛,高井,蘆花,瀟瀟楓子,可風,梁積林,吳銘越,血嘯,2號車廂,黃瘋,老僧,嘻嘻哈哈。。。。。。記不全,肯定有缺失貽誤,原諒。

      這里沒有提到一個人的名字,因為太重要,必須要單獨提出。很多事情都是偶然間發生的,不得不承認。在某一天的晚上,論壇上來了一個人,注冊的名字叫石破天。其實之前來了一個叫海夢的,兩個人是一起的,他們是一個學校畢業的老朋友。我那時很認真地給石破天的貼子回了一段話,可能是說得有些不正確。第二天,我發現他竟然在論壇發出了一篇名為“獻給當代詩歌大師石生”的貼子,感到好不尷尬,覺得版主真是難當。就這么一來一往,彼此就熟悉起來。石破天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會來論壇,一連好幾天,勁頭很高。其實一開始我并不喜歡他的過度激昂,倒是很喜歡海夢的默然。我于是就發消息邀請海夢當詩歌大廳的版主。海夢推說自己很忙,并讓我去找石破天。我于是就給石破天發貼子,問他愿不愿當版主。他倒是有些猶豫,說要給他一些時間考慮考慮,明天再答復。不過沒過幾分鐘,他就在一個貼子后面表示同意。我那時僅僅是一個版主,沒有權限加會員為版主。到第二天中午,我給小魚兒打電話,告訴他請石破天來做版主,讓他設置一下。小魚兒什么話沒說,當即表示隨后就辦。整個過程就是這樣。在這里,我覺得一個詩歌網站論壇,要取得長足發展,必須要得有一個核心集體,這個集體還得要團結,相互信任,彼此保持一致。這樣才能留得住人,才能慢慢聚攏起人氣。不然, 做起事情來一個往東一個向西,則必然導致內訌與倒戈,人心渙散,多的是過客,少的是關注。大家都看得見的,很多網站論壇就是這樣熱鬧那么一會,隨后就人跡罕至。包括現在的詩歌報論壇,大家都得好好反省。

      石破天的加入,標志著初期詩歌報網站核心集體的最終確立。事實上,在以后的事件中,詩歌報的繁榮印證了石破天加入詩歌報的意義。他不但熱情,負責,而且富有正義感,能夠從人本的角度來處理論壇事務,讓每個到詩歌報的網絡詩人都能感覺到詩歌報的姿態,感受到網絡詩歌富有魅力的一面。大家不要以為辦個詩歌網站論壇,就是要大家來貼些詩歌,你評我一下,我回你一下那么簡單。也不要以為網絡上人的虛擬自由性,就一定能夠激發詩人們的熱情,就可以胡作非為,就可以兩面三刀。事實上,很多具體的工作都是要版主、管理人員來做的。這不是精力或是熱情就能辦到的。在論壇熙熙攘攘、變幻莫測、景象紛雜的背后,歸根結底,實質上凸顯出正是詩歌的精神魅力,甚至是詩人的人格魅力。這雖然和詩歌的物理寫作沒什么太大關系,但如果你想讓詩歌能夠很好地依附在網絡這個載體上,想讓詩歌在網絡上獲得良性發展,這些基本事實你就必須得尊重。那個時候,我和石破天及其它欄目的版主為了讓詩歌報論壇更加繁榮,可以說是大費心血。起碼的一點,作為版主,你是在用心和人交流,這種交流也得是真誠的;刭N決不能泛泛而談,既要有批評,又得有欣賞,讓貼子的主人覺得出你是讀懂了他的東西。有時候說錯了,要有認錯的誠心。這個時候,就算是你的批評再激烈,就算是你誤讀了他,他也是高興的。而我們在很多地方,卻常?匆娨蝗喝嗽诹R娘。其實大家都知道,很多時候早已經超出了交流的界限,還在那里互不相讓,非要顯出自己是比別人高明,自己寫的是最好的,別人的都是垃圾。網絡讓很多詩人喪失了本心。這也讓很多真正愛好詩歌人感到寒心,感到失望,最后慢慢流走歸隱。

      在詩歌報慢慢繁榮起來的時候,我們又碰到了另外其它的一些問題。比如說有人說我們不夠激烈,整個網站沒有自己的主張,沒有自己的提倡綱領。關于這個問題,我專門和石破天打電話交流過看法。我們覺得網絡上正在慢慢形成山頭主義,概念炒作的運動也開始慢慢流行。一會這個主義,一會那個詩歌,很多論壇更多的彰顯的是一種唯一的理念,符合我的,大加贊賞,不符合我的,罵得一錢不值。但詩歌報不想這樣,我們要辦的是一個包容的、多元的、綜合性的的論壇,決不能讓這里成為個別人唱主調的單一論壇。在這個主導思想下,我們一直堅持著自己的論壇風格。不過,還是出現過一些偏差。這種偏差主要是來自于一些個性比較突出的版主。有的版主在評貼的時候表現出唯我獨尊的傾向,他喜歡的,易于接受的,就多說好話;而他不喜歡的,不能接受的,就惡語相向,加以抵制。其實寫東西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每個人因為所受的教育不同,所經歷的環境不同,童年經驗,閱讀范圍,心胸眼界,每一個不同都導致了各自寫作方式內容的不同,完全沒必要也不可能讓別人都和你達成一致。這個時候就需要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深入的解讀,換個角度,換種心態,決不能簡單打倒或是否定。很多詩歌網站論壇不缺版主,但缺的正是那種思想成熟,有大胸懷,大眼界,有很深文化底蘊,能夠高瞻遠矚的版主。這不是鄉愿,或是好好先生,而是一種真正具有透徹理性思考的詩人。不過人是他自己的,他要怎么做,實在不是別人所左右得了的。遇到這種情況,我們除了重申詩歌報的宗旨,提醒他注意自己的姿態,實在也沒有什么其它更好的辦法。不過我們雖然提倡包容性,但多少還是有一些禁忌。經過我們了解,詩歌報的論壇上有很多年紀小的學生,很多是一些相對單純的女孩子。她們對社會了解不多,對詩歌實質的復雜性認識不夠,因此我們基本上不歡迎詩人們張貼彰顯口語快感的赤裸裸的下半身詩歌。這個禁忌保留到了現在。雖然現在網絡上什么都有,有很多其它的方式能夠接觸比這更赤裸的文字、電影或是圖片,我們左右不了,但起碼還是可以左右屬于自己的論壇空間。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并且也能夠對自己的兄弟姐妹擔當起一些責任,我們就要去擔當。雖然可能有的人會認為這非常幼稚可笑。其實即使他不在這里張貼,也會到別的地方張貼,甚至還有專門的下半身論壇,但我們還是想要保持住自己的這一個唯一的主張。直到現在還是這樣。不過對于另外一個禁忌,因為它有時候很隱蔽,很難以合適的理由來支撐,就實行得不夠徹底,自己內部也沒達成共識。這就是怎么對待所謂政治性詩歌的問題。我現在覺得我們是有些畏首畏尾了,挫傷了很多人參與的積極性,也招致了一些罵名。不過現在想想,這也不是我們詩歌報論壇的錯誤。這早就是整個中國文學面臨的尷尬境地。中國文學擁有過政治的春天,很多文人產生過相當強烈的政治熱情。但隨后,一切都變了。從政治恐懼,到政治敏感,再到政治麻木,甚至到談政治色變的程度,中國文學承受的已經夠多。而作為詩歌報的論壇,我們也實在承受不起這個中國文學的硬傷所在。不能兩全其美,就必定會有所遺失。所以到后來,我是感覺到詩歌報的論壇越來越多洋溢的是一種暖氣,而缺少的正是殺氣。越來越軟綿綿,而不夠硬朗。人人都在搞情感糾葛,卻沒有多少人觸及到社會現實,觸及到真正的社會現實。這一點,是詩歌報論壇最大的失敗。

      隨著詩歌報論壇的繁榮,我們遇到了更多更為實在的問題。有一段時間,訪問量大大上升,人一多事情就雜亂,時不時會產生出一些風波,一些爭斗,還有一些宗教人士經常來搞宣傳。而怎么處理這些問題,怎么解決這些問題,就成為當務之急。問題是我們首先缺少的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場所。于是我就在詩歌報的編輯區發貼子,提議設立版主事務區。雖然編輯區也是隱含的,但這個區不適合用來討論問題,不適合所有管理人員都進入。這個問題很快得到解決,其實也就只是設置一下的問題。那個時候,我還沒見過哪個網站的論壇設有這個專區。等我們弄好開始運行,并且領略到它好處的時候,才開始看見別的詩歌網站的論壇陸陸續續開辦這樣的專區。并且之后才建立起來的一些詩歌網站,也都有這樣的一個專區。那個時候因為注冊會員增多,我們不得不增加了版主的數量。但還是遠遠不夠,回貼的速度總是跟不上。于是又想到另外邀請一些人作為評手來參與論壇建設。當然這都是在自愿的原則下進行的,只要我們的宗旨是好的,只要我們是真正在為網絡詩歌做事情,就會有那么多的人主動要求加入到我們的隊伍中來。這是事實,沒有半點虛假。不過后來這項制度有了一些偏差,原本評手和版主其實應該是處于同等地位的,沒有誰比誰水平差,或是勁頭不高的問題。但后來卻逐漸把評手當作是版主的預備班,當一陣評手之后才能升任版主,似乎突出了一種潛意識的等級。這絕不是本意,也絕不是我們的故意。不過,因為網絡具有先天的平等性,這個遺漏并沒有太引起大家的注意。都是在想著回貼評貼,想著熱情交流,并沒有成為一個突出問題。這個問題直到現在還存在那里,總有一天是得有個解決的時候。不過那時候,我就提議采取了一種折衷的辦法,就是把評手的稱謂改成是“特邀評手”,盡量避免給大家帶來不必要的不愉快。不過,我們很快發現事實上版主評手一多,并沒有取得多少預想中的效果。版主評手的數量并不能和回貼的數量成正比。石破天對這一現象有更多的觀察。他發現, 除了版主評手們有的不大上線,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的人實在是頭上掛的頭銜太多。既是這個論壇的版主,又是那個網站的管理員,甚至還有的是站長。這樣一來,必定精力分散,不能很好地盡到版主評手的責任。石破天把他的想法和我商量,并且開始采取措施來加以解決。首先對于長期不來的,不打招呼的,就把名字拿下來;對于一些實在是家里忙的,就讓他休眠,以后想來隨時可以再來;而對于一些掛職多的,就讓他做出選擇,以后新加入的,首先聲明不能多于兩個以上掛職。并且以后誰要因為有事情不能上來,要求他先到版主會議室請個假打個招呼。這樣以來,論壇的運作就更朝著良性的方向發展,這也就為以后小魚兒操辦的一些網下活動提供了強有力的后援。我們是各適其職,分工明確,各自發揮各自的長處?梢哉f,詩歌報的中期繁榮,不是沒有道理的,也絕不是僅僅因為我們的活動吸引了大家的眼球,這其中,是和我們所做的看不見的工作,花費的大量的管理心血密不可分的。但這里有一個本質的東西存在。就是我們是在真真正正踏踏實實想為網絡詩歌做些事情,這是實在的具體的工作,不是虛假的口號或是綱領。逐漸地,我們產生出一種現代企業所提倡的服務意識。我們是在為網絡詩人們服務,而不是僅僅只為自己。也許有的人會對我上面的講述感到有趣,你們還真像那么回事兒呀。事實上,就是這樣。在我們的服務的意識的影響下,就有那么多的網絡詩人自愿加入到我們的隊伍中來,他們覺得自己是在做有意義的事情,是值得做的,既然已經到了網絡上面,既然大家都是詩歌寫作的愛好者,既然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機會做些事情,他們就愿意去做。我覺得這一點,應該配合詩歌報論壇的開辦宗旨,在包容、全面的前提下,從而成為詩歌報的一個傳統。包括現在,仍舊在詩歌報論壇上擔任版主評手的網絡詩人,都要時時意識到這一點,大家一起繼續維持這個傳統,“網絡詩歌”還是有很大前進空間的。

      現在“網絡詩歌”在有的人眼里還是小兒科,不被尊重和重視,有一個原因是他們覺得“網絡詩歌”的集體參與,不分年齡階段,會造成詩歌水平的下滑,泥沙俱下,標準降低。很多人一談到這一點,不是表現出對“網絡詩人”的不屑,就是表現出莫名的憤然。其實詩歌報論壇也一直在被這個問題困擾,被人認為是一群中學生在那里玩耍。我就覺得奇怪,這個問題是問題嗎?平心而論,現在的“網絡詩人”中確實是有很多很年輕的力量存在, 他們寫作的時間不長,讀的書也不夠多,寫作的內容、思想、技巧不夠深入。但誰一開始不是這個樣子?誰能說自己從小就是偉大而正確的?有這樣一群人在熱愛詩歌,寫作詩歌,他們空閑的時間不是去玩,不是去娛樂,不是在打網絡游戲,不是去網絡上聽歌看電影,不是干脆睡覺,他們利用自己能夠上網的機會,加入到詩歌寫作的隊伍中來。這樣的年輕人,不去鼓勵、支持、幫助,而是擔心他們會敗壞詩歌,去加以諷刺和嘲笑,這是一個具有成熟思想的所謂詩人應該有的嗎?我就認為,這不但不會敗壞詩歌,反而是促進了當今詩歌的繁榮,反而是促進了當今詩歌新的寫作方式和趨勢的進步。詩歌自會沿著它應有的規則和深度向前發展,它自會在探索和幼稚病的循環里得到成長。初期的寫作者隨著他們寫作實踐的前移,會自然而然意識到詩歌的真正內涵和魅力,會感覺到詩歌寫作的實質方向和精髓。前面是已經成熟的詩人在寫作,后面是還不太成熟但每天都在成熟的年輕詩人在跟進。根本不用擔心詩歌會遭到敗壞?梢赃@么說,那些游戲的詩歌寫作者,會因為覺得游戲不下去而轉頭干別的;而那些真正的詩歌寫作者,會因為越來越認識詩歌而成為優秀,詩歌自會發光,詩人自會生長。你還在那里擔心什么?只不過是,過去時代詩人的鍛煉和發表都是在紙張上面,網絡時代網絡詩人的練習和表達卻是發生在網絡上。僅僅只是這一點不同,而關于詩歌本質和詩歌宗旨,沒什么不同。

      但是,其實對網絡詩歌和網絡詩人的曲解中還有其更為復雜的一面。就是網絡詩人自己對自己的對立。我是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有的網絡詩人,在一開始走的是清純的路子,隨著寫作技藝和寫作內容的擴展,走向對陰暗心理、細膩情緒的關注,逐漸形成起自己的寫作理念,并因此贏得一些榮譽。但是有一天他也來擔憂起網絡詩歌的幼稚來。不是更進一步去突破自己的瓶頸期,而是整天在那里嫌論壇沒有好貼子,嫌后來者寫的都是小兒科,他也開始瞧不起寫得不如他的人了。沒想想,當初自己是怎么過來的,自己都經過了什么樣的寫作歷程?這一點只是我順帶提及,有心者自會自己思索。

      當然為解決上面的問題,關于詩歌標準的把持,詩歌報論壇一開始就認識到了這一點,并且采取了相應的舉措。先說些題外話,大家應該還記得某年某月幾家官方刊物齊聚杭州賞花的事情。事前放出風聲,說是要趁機給詩歌定標準。幾個網絡詩人也興沖沖趕去觀戰,F在想一想,其實這個舉動應該可以表征出另外的涵義。那個時候網絡詩歌才剛剛興起沒多久,官方刊物就有意在準備定所謂詩歌標準。為什么這么多年現在要定個什么詩歌標準呢?這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間接表現出他們對網絡詩歌的態度?還是他們的標準是標準,別人的就都是邪魔外道。雖然最后這件事情不了了之,成為笑柄。但足以引起我們的思量和警惕。官方刊物沒怎么變,還是那樣的一個對待青年詩人的姿態。不說這個。那時候我和石破天關于大家普遍擔憂的事情并沒有過多擔憂,我和他在電話中也討論過多次。我們的看法是論壇上貼出什么樣的詩歌不是主要問題,主要的是我們在網刊或是紙刊中把好我們的底線就足夠了。論壇上可以貼不成熟的詩歌,但后面兩樣上面決不能放上不成熟的詩歌。這樣問題就很容易得到解決。事實上,詩歌報論壇后面也正是這樣做的。我想其它的網站論壇應該也是這樣做的。只要大家不唯人情,不搞關系,不把官方刊物的那一套用到網絡上來,適當地做些引導和示范,這個問題就能夠解決。

      不過隨著論壇的發展,出現的其它的一些問題,則是人心由于而力不足的問題。感到頭疼,但卻沒有很好的辦法來解決。大的方面來說,就是論壇對網絡詩人的異化,還可以分成很多小的方面來看。很嚴重的現象就是人格的分裂。大家都不明白,生活中溫和的人一到了網絡上就變得詭異起來。那么多的爭斗,那么多的謾罵,那么多的糾紛,總是日新月異。有時候爭執一下,罵幾句娘,本沒有什么?墒鞘虑檫h沒有這么簡單。我記得清清楚楚,在某個個人論壇上醒目地用紅色字體惡毒罵另外一個論壇的某個人,把人家祖宗八代連同未成年女兒都操了,還揚言要動刀子。這已經是在犯罪。而大多數的網站論壇對這一現象都表現出津津有味的觀賞態度,對很多基本性的論壇規范一直達不成共識。幾個人的爭執,發展成為兩個甚至幾個群體間的格斗。這個論壇的搗亂者,卻成為另外一個論壇的英雄。這個論壇封掉的人,在另外一個論壇則贏得無上美名。最后連封人本身也成為隨意表現自己殺罰欲的的工具,成為個別論壇搞恐怖統治的手段。當初“學院”和“民間”開打的時候,估計也沒有料到他們的后來者會比他們更兇狠。詩歌報論壇剛剛開始繁榮的時候,就遭遇過一件至今沒有得到解決的爭執。先是由于兩個會員之間的沖突,后來演變成會員與論壇版主的沖突,然后升級到會員與論壇的沖突,到最后干脆成了詩歌報與中國詩人兩個網站之間的沖突。我想這里面肯定有更深層的原因。但是就我所知,實質卻是兩個網站心理平衡問題的爭執。中國詩人網站覺得詩歌報不對,你們那里的事情,你們自己處理不好,怎么燒到我們這里來了?而詩歌報也覺得窩火,我們好好的,無端受到個別人搗亂挑釁,他躲到你們那里發表不當言論,我們說明一下,你們卻當作是我們去鬧事,甚至從刪貼的傾向看還有包庇的嫌疑,這算什么事兒?詩歌報的版主海夢最后辭職走人,他覺得詩歌報論壇不夠強硬,沒有維護他的為論壇爭口氣的心意。這中間,來來往往,不知道兩方多少的版主參與群歐,相互開砸,給很多人造成傷害,令很多會員感到寒心。其實這里面表現出的一個普遍的問題:即是詩歌網站論壇之間貌似安好合作,其實不自覺都把對方當作是競爭對手,非要爭個誰最先,誰最大,誰最詩歌,把競爭僅僅只是停留在個人恩怨水平上。2003年,網絡詩壇一片混亂,黑勢力令人人自危?梢哉f,被黑掉那么多網站論壇,就是這種詩歌網站論壇割據分治、恩怨沸騰的總爆發。當然這種情形,其實也是封人盛行的最高形式,干脆把整個網站論壇都封了。一開始的封人還給個理由,講個原因,到后面根本連假也不假了一切概免,說封就封,說刪除就刪除,甚至IP段都要封掉。網絡上的自由真是一種無法無天的自由,人們在感受殺罰快意的同時,卻很少追問自己是誰賦予的殺罰權力?連給人說話的權利都沒有,這算是什么自由?關于這個問題,我覺得詩歌報論壇得首先進行反省。后面出現的封人事件,我看很多都很有問題。版主們不能保持良好的心態,一有風吹草動就封人,說是維護論壇秩序,有的敢說不是濫用權力平消個人心忿?論壇的另外一個對網絡詩人的異化就是磨平大家的個性。其實很多人早就發現,某些詩歌論壇上面貼出的作品,不但從主題、語氣,到結構,甚至是標點習慣,都越來越相似。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我看還是個別版主的有意無意的導向。除了那些山頭主義的論壇,就算是包容性論壇,這種現象也特別嚴重。一個時候,論壇上流行傷感,大家就都傷感;一個時候論壇上流行嬉皮,大家就都嬉皮;流行寫景了就都寫景,流行什么就出現什么。很多論壇版主都可以加精華,其實他并不知道,一旦他加了精華,他的某種暗示已經形成。就是說,這種詩歌受歡迎。慢慢地,不是這種風格的人模仿這種風格,是這種風格的人聚集在一起,那些實在說不到一塊的就只好離開。人氣越旺的論壇越容易出現這種情況,交流分流頻繁,塞選碰撞增多,最后反而是促使大家變成同一個面孔,促使大家呼吸同一種頻率。這是網絡詩歌的一個很大的缺點。加上個別人的故意打壓,相同的人走到一起,難聽一點,是臭味相投的人走到一起。這多少會影響到詩歌的新鮮性和不可預知美?戳艘皇,差不到等于是看了一個論壇;看了一句,已經看到了后面的很多句。這個時候,網站論壇需要的仍舊是胸懷和眼界,需要的仍是那些綜合素質高,具有歷史感和國家感的合格版主。這個問題實在是很難解決。

    說到這里,我還想單獨談談詩歌報的另外一個問題。這是我突然想到的。其實詩歌報應該很好地利用自己的首頁,利用首頁上面的空間。早就有人批評詩歌報首頁更新的不及時。缺少人手,沒有時間,這都不是理由。大可以可以換個方式。比如在首頁上面放一個固定的條目,這個欄目可以叫“觀點”。就是及時對網絡詩壇出現的新人、新事件、新動向,表達作為詩歌報的觀點?梢噪S便是什么,主要的是表達出詩歌報的聲音。讓來訪問詩歌報的人知道詩歌報對某一問題的看法。新聞欄里不一定只放新聞,可以是重點推薦某一個網絡詩人,可以是發布一些老詩人的新作,甚至可以是一首令人叫好的精華詩歌。其實這也是在變相表達詩歌報的觀點,傳達詩歌報的訊息。讓人從作品的角度來了解詩歌報。反正是,盡量要靈活多樣,做到及時更新。

      在以后的詩歌報的論壇建設中,除了論壇本身的建設,詩歌報還做了一些更為具體的事情,就是說的搞活動。加入詩歌報論壇沒多久,到2000年年底的時候,我就參加了小魚兒召集的一個詩歌報季刊創刊號的發布會。那是我第一次參加網絡詩人們的聚會。徐慢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的,同時認識了朵朵、匪君子、湖北青蛙、冰馬等人。在以后詩歌報舉辦過朗誦會,舉辦過詩會,舉辦過詩叢發布會。詩歌報發展到那個時候,是借助幾次活動得到了更好的提升。這是一種相輔相成的關系。沒有論壇的實際建設,活動影響不會這么大;沒有活動的舉辦,論壇建設就得不到更好的飛躍。記得第一次金秋詩會,舉辦前幾天,詩歌報的論壇不能運行。沒辦法,只好臨時使用小魚兒公司的論壇。在論壇出現問題的時候,全國各地的網絡詩人打來電話,詢問是怎么回事;新論壇倉促運行,通知不便,結果當晚還是有幾十人同時在線?梢哉f,當時能做到這樣,我們都覺得很欣慰,覺得自己的心血沒白費,年輕的網絡詩人們的勁頭還是很高的,我們做的這些事情是值得的。但后來就有人批評我們不推崇詩歌,光在那里搞事情,是在利用網絡詩人們的熱情,對他們進行不良誘導。對于這些,我們都不加批駁。說風涼話的人什么時候都會有,說輕巧話的人是什么時候也都不會滅絕。不做這些事情的人哪里知道這些事情的麻煩和辛苦。累還倒罷了,錢也貼進去不少。反正我是知道的,小魚兒一個人默默承受了很多。弄次活動真的不容易,來的人只是參加一下,看的人只是猜想一下,哪里知道舉辦者背后的辛苦。接待,選場地,招待,準備橫幅,打印資料,接詢問電話,本來就沒有經費,收取的外地詩人200元,本地詩人100元,兩天三頓飯,再加上住宿費,這里是上海,哪里會夠。就是你自己來旅游,你帶200元夠嗎?所以一聽到批評我們炒作的話,心里有些冤屈,但終究還是無話可說。我們都不富裕,外地在上海打工的,又不是為了賺錢,真賺錢又不干這個。如果說是炒作,那么你也來炒作炒作讓我們去參加交流一下;你也來一如既往,這么一次再一次地炒作來讓我們去朗誦朗誦詩歌。這真不是一時熱情所能堅持下來的。八十年代詩人們可以云游,可以為了當面交流,哪怕只是為了見個真面目到處串聯,那么網絡時代,有人召集一下,大家聚到一起來反倒成了炒作。上面的話,我想舉辦過活動的人一定會深有體會。

      這里自然而然就可以引入到對網絡詩歌困境的論述。一方面,不被傳統認同,另一方面,就是缺少資金。中國的詩歌,還是那幾本獨樂樂的紙張刊物在占主導地位,詩歌發向社會的聲音,還是它們根正苗紅。雖然也有刊物辦了網站論壇,結果怎么樣,在網絡詩人那里,在普通讀者那里,起到過本應有的作用沒有?其實只要再改變一下姿態,只要再把對青年詩人的心火熱一些,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平等對待,哪還會有什么隔膜產生,哪還會守著刊物只把網站論壇當擺設?不管他們的初衷怎樣,但結果是,仍舊使他們的門檻變得狹窄,仍舊使他們的庭院變成是名利場。所以網絡詩人們面臨的困難還是很多。首先要徹底擺正網絡詩歌與紙張刊物的關系,不要再想著什么發表,也不要再因為發表而沾沾自喜,或是忙著道賀。紙張刊物不動聲色,結果就把年輕的網絡詩人們弄得神魂顛倒。這就等于好比是蓋好了廟,等著大家去燒香拜佛。其實是有故意的嫌疑,卻又顯得是你自己要來的。典型的陷人于不義。因此說對于年輕的網絡詩人,現在關鍵的,是要認識到自己的優勢,認識到自己的長處,老老實實去寫,腳踏實地去做。在以后,我們要我們的后來者在網頁上閱讀我們的詩歌,而不再是什么刊物;我們要把我們的聲音通過網絡詩歌傳得更遠更廣,而不再掩埋于發暗的紙張之間;我們要努力讓我們的網絡詩歌成為主導,成為主流,要讓它通過網絡、內存得以流傳,而不再是什么老爺的審批;我們一定要努力擺脫目前的附庸地位,一定要得獲得自己的一席之地,并且還要繼續擴大我們的影響,把那些渴望寫作,還沒有加入我們行列的人吸引進來;我們要做地就是要普及詩歌,使詩歌還原為人的基本表達工具,而不再帶有絲毫等級式的精英血統。

      其實我說網絡詩歌的另一個困境是資金問題,這很容易理解,F在的的網絡空間都是要付費的,不付費的已經基本上沒有,就是有,用還不如不用。我想各個詩歌網站論壇的主辦者,現在很多已經感到了生存的壓力?梢哉f,現在的詩歌網站論壇沒有一個不是倒貼的,都是幾個主辦者在往里面投錢,艱難度日。而且這種付出也絕對不會有什么回報。如果還想著印本刊物,更是呼吸緊張。中國沒有文化基金會,也沒有這種鼓勵人為文化的機制。怎么辦?大家就只好咬緊牙關多堅持堅持吧。有機會弄點贊助就弄點贊助,只要不影響到論壇,也沒什么不可以。如果需要炒作來弄點錢,維持網站論壇的生存,大家也都要堅決支持,別再搞窩里斗。而且我們也要呼喚有更多的熱心人出現,對網絡詩歌愿意付出,肯付出。我們缺少的,實在是那些真正有奉獻精神的人。一切為了網絡詩歌,為了我們廣大的網絡詩人兄弟姐妹。

      讓我們并肩前進。



    2004-9-18夜,至2004-9-19清晨

    責任編輯:
    admin


    相關文章:
  • 靜水深流或隱逸的詩學——讀子川詩集《虛擬的往事》 (03/13/2014 10:29)
  • 懷念作曲家蘇棟人 (02/18/2014 20:12)
  • 存在與詩意——沉河詩集《碧玉》讀后感 (01/06/2014 19:24)
  • 文人筆墨,書家法度——讀子川先生的書法 (08/15/2013 10:22)
  • 一片云,永遠走在我前頭——序西厙《站在秋天中央》 (04/25/2013 12:45)
  •  
    Copyright © 2001-2014 shigebao.com All Right Reserved.
    彩票计划聊天室app

    <button id="c4pp4"><acronym id="c4pp4"><input id="c4pp4"></input></acronym></button>
  • <tbody id="c4pp4"><noscript id="c4pp4"></noscript></tbody>
    <dd id="c4pp4"></dd>

  • <th id="c4pp4"></th><tbody id="c4pp4"></tbody>
    <tbody id="c4pp4"><noscript id="c4pp4"></noscript></tbody><progress id="c4pp4"></progress>
    
    <button id="c4pp4"></button>
    <li id="c4pp4"><acronym id="c4pp4"></acronym></li>
  • <em id="c4pp4"></em>
  • <tbody id="c4pp4"></tbody>
    辽源 | 石河子 | 晋中 | 阿克苏 | 定州 | 泰安 | 厦门 | 滨州 | 黄石 | 金昌 | 铜仁 | 莱芜 | 鹤壁 | 湖南长沙 | 馆陶 | 鄂州 | 莱州 | 宁波 | 广州 | 济宁 | 宁波 | 铁岭 | 珠海 | 烟台 | 正定 | 乐山 | 龙口 | 黑龙江哈尔滨 | 三明 | 迁安市 | 和田 | 孝感 | 淄博 | 淮安 | 双鸭山 | 如皋 | 福建福州 | 深圳 | 吉林 | 湘西 | 万宁 | 荆州 | 涿州 | 湘西 | 南京 | 厦门 | 咸阳 | 辽阳 | 广饶 | 永康 | 惠东 | 招远 | 赣州 | 安岳 | 海南 | 武安 | 乌兰察布 | 宜都 | 靖江 | 淮南 | 清徐 | 株洲 | 芜湖 | 黔东南 | 衡阳 | 澄迈 | 建湖 | 三明 | 东莞 | 恩施 | 邹城 | 伊犁 | 濮阳 | 泉州 | 定安 | 临沧 | 株洲 | 大同 | 湘潭 | 济南 | 金华 | 台北 | 丹东 | 池州 | 哈密 | 潮州 | 广汉 | 吉林 | 三亚 | 玉林 | 库尔勒 | 张北 | 鸡西 | 汝州 | 泉州 | 宿迁 | 铜陵 | 沧州 | 葫芦岛 | 甘南 | 洛阳 | 恩施 | 宁德 | 咸阳 | 邳州 | 玉林 | 泰安 | 咸阳 | 玉林 | 临海 | 贺州 | 喀什 | 巴彦淖尔市 | 任丘 | 邵阳 | 巴彦淖尔市 | 邵阳 | 乳山 | 潮州 | 象山 | 安康 | 鞍山 | 阿拉尔 | 淮安 | 云南昆明 | 赣州 | 莱州 | 陇南 | 襄阳 | 石狮 | 澳门澳门 | 巴彦淖尔市 | 泸州 | 江门 | 宣城 | 巴中 | 眉山 | 忻州 | 秦皇岛 | 海南海口 | 西双版纳 | 锡林郭勒 | 邹城 | 三沙 | 衡阳 | 阿坝 | 吉林 | 甘南 | 永州 | 长兴 | 襄阳 | 山南 | 澳门澳门 | 苍南 | 喀什 | 曲靖 | 保定 | 咸阳 | 垦利 | 商丘 | 兴化 | 咸宁 | 启东 | 陇南 | 南京 | 诸城 | 任丘 | 果洛 | 陕西西安 | 淮南 | 巴音郭楞 | 博罗 | 果洛 | 保亭 | 喀什 | 黔南 | 慈溪 | 南平 | 澳门澳门 | 百色 | 六盘水 | 广饶 | 伊犁 | 东营 | 深圳 | 锡林郭勒 | 鹤壁 | 宁夏银川 | 临沧 | 昌都 | 宣城 | 滁州 | 阜新 | 平凉 | 江西南昌 | 衢州 | 眉山 | 丹东 | 柳州 | 莒县 | 龙口 | 延边 | 九江 | 阿拉尔 | 镇江 | 汉川 | 醴陵 | 泰安 | 齐齐哈尔 | 恩施 | 灌云 | 汝州 | 汕尾 | 安阳 | 阿拉善盟 | 德宏 | 苍南 | 绵阳 | 河源 | 菏泽 | 四平 | 吐鲁番 | 乳山 | 怀化 | 杞县 | 丹阳 | 儋州 | 燕郊 | 洛阳 | 宜宾 | 梅州 | 齐齐哈尔 | 仙桃 | 三亚 | 简阳 | 甘孜 | 昌都 | 延安 | 济源 | 德阳 | 永州 | 沛县 | 铜川 | 晋城 | 嘉善 | 嘉善 | 晋城 | 保亭 | 酒泉 | 泰安 | 晋江 | 南阳 | 乌兰察布 | 乌海 | 台湾台湾 | 大连 | 大同 | 烟台 | 海西 | 天水 | 深圳 | 沭阳 | 明港 | 宝应县 | 乳山 | 鹤壁 | 安徽合肥 | 柳州 | 阿坝 | 沛县 | 延边 | 沧州 | 改则 | 龙岩 | 儋州 | 衡水 | 嘉兴 | 中卫 | 绵阳 | 德州 | 塔城 | 文山 | 姜堰 | 保山 | 荆州 | 三亚 | 浙江杭州 | 红河 | 保定 | 大理 | 沛县 | 百色 | 琼中 | 达州 | 海宁 | 通化 | 芜湖 | 焦作 | 仁寿 | 寿光 | 广西南宁 | 桐乡 | 泰兴 | 固原 | 鄂尔多斯 | 张掖 | 金华 | 佛山 | 衡阳 | 乐平 | 昌都 | 乐平 | 屯昌 | 辽阳 | 五家渠 | 玉树 | 桐城 | 河池 | 湖州 | 绵阳 | 汕尾 | 日照 | 阿拉尔 | 迪庆 | 雅安 | 神农架 | 伊犁 | 黔西南 | 东海 | 禹州 | 丽江 | 晋中 | 仁怀 | 兴安盟 | 宜春 | 芜湖 | 娄底 | 东营 | 昭通 | 眉山 | 邹平 | 松原 | 深圳 | 瓦房店 | 桂林 | 阿坝 | 池州 | 萍乡 | 莆田 | 果洛 | 永新 | 安吉 | 汝州 | 普洱 | 泰州 | 仁寿 | 甘孜 | 塔城 | 金华 | 迁安市 | 香港香港 | 台南 | 广西南宁 | 新余 | 辽阳 | 南充 | 普洱 | 安徽合肥 | 宁夏银川 | 浙江杭州 | 安康 | 宜都 | 淮安 | 菏泽 | 牡丹江 | 衡阳 | 铜川 | 绵阳 | 锦州 | 东海 | 万宁 | 三沙 | 浙江杭州 | 曹县 | 湘西 | 阿克苏 | 丹阳 | 天水 | 诸暨 | 基隆 | 四平 | 泰州 | 嘉善 | 南京 | 绍兴 | 松原 | 宜昌 | 本溪 | 宁国 | 顺德 | 嘉峪关 | 达州 | 日喀则 | 揭阳 | 楚雄 | 永新 | 五家渠 | 平潭 | 黔东南 | 偃师 | 安岳 | 咸阳 | 阿拉善盟 | 公主岭 | 滕州 | 大庆 | 秦皇岛 | 天门 | 临猗 | 潮州 | 百色 | 陵水 | 柳州 | 泰州 | 嘉善 | 红河 | 乌兰察布 | 许昌 | 伊犁 | 崇左 | 通辽 | 张掖 | 达州 | 鄢陵 | 南安 | 西双版纳 | 宁波 | 天水 | 海南海口 | 香港香港 | 营口 | 三门峡 | 宜都 | 台湾台湾 | 南通 | 三明 | 海宁 | 克拉玛依 | 宿州 | 甘肃兰州 | 张掖 | 承德 | 漳州 | 铜川 | 安吉 | 淮安 | 安岳 | 灌云 | 雅安 | 丹东 | 丽江 | 亳州 | 秦皇岛 | 酒泉 | 株洲 | 镇江 | 乐清 | 宿迁 | 遂宁 | 简阳 | 承德 | 扬中 | 赣州 | 赤峰 | 潜江 | 开封 | 楚雄 | 新疆乌鲁木齐 | 石河子 | 宜春 | 张家口 | 莱芜 | 乌兰察布 | 淮南 | 澄迈 | 燕郊 | 日照 | 株洲 | 吕梁 | 迁安市 | 和田 | 湛江 | 大理 | 宜宾 | 泗阳 | 启东 | 包头 | 姜堰 | 乐山 | 昌吉 | 泰兴 | 平凉 | 洛阳 | 海西 | 临沂 | 绥化 | 涿州 | 黑河 | 博尔塔拉 | 海拉尔 | 项城 | 营口 | 运城 | 辽阳 | 毕节 | 石嘴山 | 武安 | 广西南宁 | 招远 | 衡水 | 宿州 | 河池 | 辽宁沈阳 | 潍坊 | 桐乡 | 辽阳 | 柳州 | 济源 | 吕梁 | 石嘴山 | 塔城 | 赤峰 | 莱芜 | 通辽 | 仁怀 | 改则 | 商丘 | 固原 | 清徐 | 大庆 | 定州 | 如皋 | 台山 | 海拉尔 | 博尔塔拉 | 乐山 | 延边 | 柳州 | 吉林长春 | 大丰 | 仁寿 | 天水 | 岳阳 | 博尔塔拉 | 大丰 | 仁怀 | 衡阳 | 湘潭 | 和田 | 张掖 | 瑞安 | 嘉兴 | 海北 | 锡林郭勒 | 黄南 | 赣州 | 和田 | 广元 | 湛江 | 兴化 | 保定 | 张家口 | 云南昆明 | 张掖 | 西藏拉萨 | 库尔勒 | 汝州 | 长垣 | 毕节 | 巢湖 | 大兴安岭 | 呼伦贝尔 | 济宁 | 鹰潭 | 连云港 | 烟台 | 张掖 | 昭通 | 诸城 | 遵义 | 威海 | 招远 | 明港 | 宁夏银川 | 玉林 | 定州 | 随州 | 新乡 | 九江 | 东营 | 巢湖 | 图木舒克 | 黔南 | 赤峰 | 昭通 | 运城 | 图木舒克 | 迪庆 | 荆门 | 衢州 | 南通 | 项城 | 三河 | 邳州 | 贺州 | 台北 | 哈密 | 吕梁 | 阿拉尔 | 乌海 | 澳门澳门 | 牡丹江 | 大兴安岭 | 伊春 | 金昌 | 甘肃兰州 | 天水 | 崇左 | 梅州 | 嘉善 | 舟山 | 如皋 | 阿坝 | 阿拉尔 | 揭阳 | 曹县 | 乐平 | 唐山 | 镇江 | 如东 | 双鸭山 | 濮阳 | 淮安 | 十堰 | 湘潭 | 昌吉 | 韶关 | 怀化 | 沧州 | 滕州 | 乐山 | 如东 | 衢州 | 库尔勒 | 广州 | 陕西西安 | 海拉尔 | 牡丹江 | 伊犁 | 铜仁 | 株洲 | 日喀则 | 海北 | 信阳 | 泰兴 | 泉州 | 铜仁 | 台南 | 固原 | 广元 | 三亚 | 余姚 | 吉林长春 | 大庆 | 莆田 | 澳门澳门 | 湖南长沙 | 德宏 | 宁德 | 万宁 | 六盘水 | 黑河 | 自贡 | 河池 | 百色 | 辽源 | 涿州 | 开封 | 阿克苏 | 郴州 | 仁怀 | 黄南 | 石河子 | 宜都 | 通化 | 阳泉 | 荣成 | 湘西 | 白山 | 偃师 | 赣州 | 贵港 | 江门 | 琼中 | 山东青岛 | 淮南 | 赤峰 | 攀枝花 | 克孜勒苏 | 涿州 | 嘉善 | 云浮 | 庆阳 | 阳泉 | 眉山 | 鸡西 | 茂名 | 湖南长沙 | 高密 | 镇江 | 大同 | 洛阳 | 新沂 | 汕尾 | 巴彦淖尔市 | 台南 | 燕郊 | 石狮 | 临海 | 济南 | 宣城 | 常州 | 改则 | 安庆 | 白山 | 临夏 | 石嘴山 | 河北石家庄 | 防城港 | 通辽 | 灌云 | 百色 | 平凉 | 忻州 | 宝应县 | 达州 | 单县 | 永康 | 滨州 | 诸暨 | 惠州 | 海南海口 | 无锡 | 禹州 | 东营 | 黔南 | 新余 | 博尔塔拉 | 河源 | 菏泽 | 石河子 | 防城港 | 毕节 | 沛县 | 咸宁 | 大连 | 怒江 | 宝鸡 | 博罗 | 大同 | 韶关 | 广西南宁 | 铜川 | 文山 | 寿光 | 燕郊 | 醴陵 | 广安 | 安吉 | 红河 | 潍坊 | 阜阳 | 海北 | 文昌 | 济源 | 聊城 | 黔南 | 灵宝 | 宜宾 | 玉溪 | 昭通 | 锦州 | 台山 | 河北石家庄 | 泰州 | 顺德 | 南安 | 儋州 | 铜仁 | 阿坝 | 南通 | 伊春 | 鸡西 | 诸暨 | 绍兴 | 三河 | 宜昌 | 渭南 | 塔城 | 日喀则 | 甘南 | 玉溪 | 三沙 | 昭通 | 宁波 | 义乌 | 茂名 | 蚌埠 | 普洱 | 宁德 | 大理 | 恩施 | 凉山 | 鹤岗 | 柳州 | 来宾 | 广元 | 台中 | 商丘 | 齐齐哈尔 | 宣城 | 青州 | 广西南宁 | 石河子 | 菏泽 | 兴化 | 荆门 | 晋中 | 永康 | 张掖 | 塔城 | 涿州 | 嘉峪关 | 鹤岗 | 江西南昌 | 台山 | 玉环 | 佳木斯 | 甘孜 | 嘉兴 | 永新 | 红河 | 十堰 | 郴州 | 桐城 | 汉川 | 保山 | 营口 | 南京 | 天长 | 濮阳 | 娄底 | 临夏 | 阿拉尔 | 保山 | 济南 | 项城 | 大连 | 永新 | 泰安 | 清远 | 枣庄 | 威海 | 柳州 | 广西南宁 | 咸宁 | 偃师 | 醴陵 | 海拉尔 | 漯河 | 日土 | 海拉尔 | 芜湖 | 海东 | 义乌 | 吐鲁番 | 黄南 | 汉川 | 肇庆 | 章丘 | 宜昌 | 辽阳 | 鹤壁 | 四川成都 | 章丘 | 仁怀 | 孝感 | 内江 | 南京 | 惠州 | 白山 | 图木舒克 | 南通 | 安吉 | 梅州 | 延边 | 咸宁 | 鄂州 | 三沙 | 白沙 | 乐清 | 东台 | 阿拉尔 | 海安 | 达州 | 龙岩 | 珠海 | 甘孜 | 库尔勒 | 营口 | 柳州 | 莒县 | 五家渠 | 晋城 | 西双版纳 | 乌兰察布 | 七台河 | 邵阳 | 嘉峪关 | 九江 | 甘南 | 益阳 | 昆山 | 威海 | 贺州 | 延安 | 哈密 | 汕尾 | 澳门澳门 | 荆门 | 东方 | 玉溪 | 高雄 | 武夷山 | 商丘 | 商丘 | 云南昆明 | 六盘水 | 漯河 | 江苏苏州 | 顺德 | 日照 | 海南海口 | 溧阳 | 张家界 | 咸阳 | 淮南 | 和田 | 乳山 | 牡丹江 | 澳门澳门 | 阿勒泰 | 清远 | 昭通 | 清徐 | 醴陵 | 汕尾 | 汉中 | 梧州 | 广元 | 永新 | 内江 | 雅安 | 承德 | 山南 | 内江 | 怀化 | 延安 | 项城 | 三亚 | 黄石 | 昌都 | 灵宝 | 沧州 | 莱州 | 永州 | 无锡 | 保定 | 靖江 | 章丘 | 云南昆明 | 天门 | 海门 | 宁国 | 石嘴山 | 白沙 | 通辽 | 宜昌 | 凉山 | 日照 | 定西 | 陵水 | 厦门 | 塔城 | 海南 | 澳门澳门 | 文昌 | 桐乡 | 鹰潭 | 金华 | 常州 | 项城 | 大连 | 遂宁 | 海丰 | 温岭 | 乐平 | 十堰 | 延边 | 东营 | 黔东南 | 寿光 | 红河 | 阿拉善盟 | 广元 | 神农架 | 焦作 | 东海 | 临夏 | 上饶 | 庄河 | 丹东 | 海南海口 | 昆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红河 | 洛阳 | 昭通 | 北海 | 鄢陵 | 汕尾 | 上饶 | 平潭 | 张掖 | 咸宁 | 巴中 | 荆州 | 钦州 | 诸暨 | 大兴安岭 | 大庆 | 灵宝 | 吐鲁番 | 如东 | 义乌 | 新疆乌鲁木齐 | 通化 | 贺州 | 曹县 | 牡丹江 | 张家界 | 安康 | 黄山 | 惠州 | 张家界 | 中卫 | 丽江 | 葫芦岛 | 随州 | 任丘 | 包头 | 庆阳 | 淮南 | 宁波 | 苍南 | 怀化 | 日喀则 | 常州 | 和田 | 乐清 |